时光の轮♪千和君

你好,这里是,千和君。
凹凸吃的cp很杂。写的也杂,注意避雷。
很少出现。上学实在太忙了。严重拖延症。
总之随缘吧。

6.26雷德生日快乐w
p2线稿。

【帕德】喝酒有害健康

#CP帕洛斯×雷德,注意避雷。
#严重OOC。
#年龄操作。
#现代,全员大学生,性格大概比原作要温和一点。

·

帕洛斯醒来后感觉自己的头隐隐作痛,肯定是昨天在晚会上喝多了导致的。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睁开眼睛,视野中不是熟悉的宿舍而是...宾馆?

偏头向着身边看去,雷德睡得正熟,身上也是衣衫不整,一只眼睛还露在眼罩外面。他大概明白昨天发生了什么,不过自己那会儿应该是断片了。

帕洛斯开始试着整理现在的情况:

1.自己昨天没有回宿舍,在宾馆和雷德睡了一夜;

2.昨天除了自己,海盗团的其他人都是更早一些回宿舍的,雷德因为宿舍在自己宿舍的楼下主动同他一起回去,所以应该没人知道自己和雷德在一起;

3.雷德昨晚大概也是断片的;

4.现在很晚了,今天早上自己有课。

虽然对昨天晚上的事仍然是十分迷茫,但帕洛斯还是迅速地穿好衣服赶回学校上课,把雷德一个人丢在宾馆。

雷德醒来后感觉自己全身都在疼,他心里也明白这不可能只是因为喝多了导致的,因为他现在是在宾馆里。并不是很淡定地从床上坐起来,看到了一旁的时钟,已经接近十点,幸好自己今天早上没课,不过大概很快就会有人来催退房了。

房间中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应该是走了,而且走的很急,垃圾桶里的纸都没有清理一下。估计对方醒来的时候也和自己一样迷茫,不过起码对方知道昨天是和谁睡了一夜,而自己是完全断片的,连怎么离开晚会现场的都不知道。

雷德并不轻松地站起身,穿好自己的衣服,准备拿着门卡去楼下退房,却在一旁的桌子上发现了一本教科书。
怀着紧张的心情,雷德翻开了那本教科书,然后在第一页就看见了他意料之外的帕洛斯的名字。

帕洛斯离开宾馆后赶回寝室拿书包并随便编了一个昨晚没有回来的理由,又踩着点进了教室,却发现这节课的教科书不在书包里。他回想了一下,自己昨天似乎把那本书带去晚会了,那么现在要么就是弄丢了要么就是留在宾馆里了。如果是后一种情况,那么自己就不能完全装不知道了。

雷德坐在自己寝室的床上,面前放着帕洛斯的教科书。他的室友现在都不在宿舍,大概是在上早上的第二节课。他正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去还书,去的话很尴尬,可是不去等着帕洛斯来找自己好像也很尴尬。

雷德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去还书,于是他跑到楼上敲响了帕洛斯宿舍的门。

开门的是佩利,海盗团的四个人住在一个宿舍里。“喂,你来干什么?”佩利问。

雷德表明了自己是来还书的,佩利没好气地接过书,然后砰的一声关上门,把书甩在一旁帕洛斯的床上,回去继续打游戏。他没有反应过来雷德还的书,正是昨晚没回来的帕洛斯带去晚会的那本。

上铺正在看书的卡米尔瞅了一眼佩利拿进来的书,又回忆了一下刚才说话的人好像是雷德,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异样。他打了一个电话给雷德的舍友埃米,得知雷德昨天也没有回宿舍。

帕洛斯上完上午的第二节课之后回到寝室,很自然地和正在吃餐前甜点的卡米尔打了个招呼并无视了戴着耳机游戏玩的正嗨的佩利,却发现卡米尔停止了吃甜点,抬起头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然后他看到了自己床上的那本书。

“帕洛斯,这种事情我很理解的,不过之前最好还是跟我们说一声,不然晚上我们怕你还要回来也不好跟宿管交代。”卡米尔语重心长地说,然后用叉子叉了一小块蛋糕吃。

雷德在校园里四处瞎逛,昨天的事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尽管他一点儿细节都记不得了。

跟一个还算熟悉但从没有往这方面想的人发生关系这种事,自己憋着心里郁闷,可是也不能跟别人说,跟谁讨论都觉得怪怪的。

现在连宿舍他都不敢回去,因为金一定会关心他昨天晚上去了哪,而一想起这事他都觉得脸发烫。

最后不知道是怎么样的突发奇想,雷德决定去找个树洞把心里的这件事倾诉一下。

帕洛斯回到宿舍后不久雷狮也回去了,今天轮到帕洛斯去食堂带饭。等到他们每一个人都说好自己要吃什么菜后,帕洛斯就出发去食堂了。

这幢宿舍楼旁边有一条去食堂的近道,很少有人知道,但帕洛斯每次去食堂都走的是这条路,今天也不例外。
这条路上有一棵很大的树,上面有一个不小的树洞。而我们的雷德同学正好选了这个树洞,理由不外乎是因为这条路很少有人知道。

帕洛斯自认为自己心里面早已把昨天的事放下了,于是在看见雷德鬼鬼祟祟地站在树洞前说着什么的时候笑着问他:“哟,在这里说什么秘密呢?”

雷德并不知道有人在他身后不远的路上,听见帕洛斯说话的时候先是吓得一愣,然后立即感到非常尴尬。

帕洛斯虽然知道雷德的这副样子恐怕是因为自己,但还是十分没有良心的觉得好笑,不过他正急着去食堂买饭,所以没有停留多久就走了。

但是雷德整个人都感觉非常不好了。

学校旁边有一家酒吧,最近酒吧的调酒师总是见到有一个隔壁那所大学的戴着眼罩的红头发学生来这里喝酒,而且酒量奇差,并不是很高度数的酒几杯就能让他在吧台上一动不动地趴几个小时,幸好他从来没有因为醉酒吐过,或者因为丢东西来酒吧里闹,比那些喝了酒就发疯的好多了。

不过那个学生有时会趴在桌上发出奇怪的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声音,让一些客人有点害怕不敢靠近,导致他周围的几个座位总是空着,这让调酒师有点烦恼,虽然这并不是他需要管的。

嘉德罗斯最近也有一点烦恼,这倒不是因为格瑞总是百般推脱他的各种挑战,而是因为自己的手下雷德——以前雷德总是主动地跟在他的身边,而现在他总是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而且昨天半夜雷德居然摸到自己的宿舍里,差点儿被自己当成小偷一棍子敲晕。之后雷德就扒在自己床边可怜兮兮但语无伦次地说着什么,赶也赶不走,身上还一股酒味。雷德就这样闹了几个小时,导致整个宿舍的人第二天都没有精神。虽然等到清醒之后,雷德也十分惭愧地对他们道了歉甚至还准备以后帮他们打扫卫生,但嘉德罗斯觉得这件事一定很严重,不然雷德不会莫名其妙变成这样。

从雷德语无伦次的话中嘉德罗斯就只听清了好像有什么帕洛斯,于是他决定找这个人谈谈。

雷德清醒之后感到既羞愧而又后怕。他主要害怕的不是自家老大以后会抛弃他,而是自己昨晚可能不小心把那件事说出去了,虽然老大和他的舍友格瑞、银爵、安迷修几人都不像是会到处宣扬别人秘密的人,而且其中的安迷修还很善解人意地说他如果有什么困难自己可以帮助他。

嘉德罗斯很轻易地就查到了帕洛斯的宿舍,毕竟海盗团在学校里还是挺有名的。然后嘉德罗斯就在中午时守在了帕洛斯从教室回宿舍的必经之路上。

说实话,帕洛斯觉得在转角遇到一个顶着黑眼圈、气势汹汹并且拿着一根棍子的嘉德罗斯比那天早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还要吓人。

“渣渣,你就是那个帕洛斯?”嘉德罗斯习惯性地用棍子指着对方,然后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吓到帕洛斯,于是收回手把棍子立在了身边,“我不管你和雷德私下有什么问题,但是你不应该把雷德刺激地借酒消愁还半夜来找我诉苦,希望这种事下次不要再发生!”

帕洛斯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嘉德罗斯就拿着棍子走了。“雷德跟他讲什么了??”

虽然帕洛斯认为嘉德罗斯一席话并不能使自己就此良心发现,但是下午他还是选择到雷德的宿舍去找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怕再次被嘉德罗斯拦截。

开门的是一个戴着圆框眼镜的紫发少年,他告诉帕洛斯雷德下午没课,但自己也不知道雷德在哪。那个少年还关切地问雷德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看起来比起以前沉闷了许多。

离开了雷德的宿舍后,帕洛斯想起嘉德罗斯话中的“借酒消愁”,于是他决定前往学校旁边的那家酒吧看看。

调酒师今天也不例外地看到了那个红头发的学生,那个学生也不例外地点了和以前一样的酒,更不例外地维持了他一贯奇差的酒量。

酒吧里客人稀少,大概是因为不是周末的原因。调酒师没有什么事情可干,于是就一遍遍观察着酒吧里的客人。

门口突然进来了一个白头发的人,径直向着那个红头发的学生走去,然后在他身边坐下。服务员过去询问白头发要点什么酒,被他摇摇手谢绝了,服务员离开后白头发又拍了红头发的肩膀好几下。看样子他们认识,白头发应该也是那所大学的学生。

调酒师饶有兴趣的准备继续看下去,但不一会儿就被另一个客人叫走了。等到他回来时,那两个学生已经离开了。

雷德知道自己又在酒吧里喝醉了,但与之前不同的是,今天他是被人叫醒的。

“嘿,醒一醒。”雷德听见仿佛有人这么说,是喝醉了产生的幻听吧,但他还是抬起了头,因为肩膀上不知道为什么有一阵阵疼痛。而抬头之后,肩膀忽然就不疼了,于是他决定就不趴下了。

为了确定之前听到的声音是不是幻觉,雷德睁开了眼睛,虽然别人看不到他到底睁眼没有。视线中有一个人影,第一眼没有看清楚,反正能确定不是老大,老大的金发特别特别显眼。

雷德眨了几次眼睛,再次把视线锁定在那个人影身上。是帕洛斯,他的发型和笑容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虽然面对的是真人,但雷德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更进一步成了幻视。

“雷德?”雷德听到帕洛斯似乎在喊自己,还用一只手在自己眼前晃了几下。

“嘿嘿没想到你会来找我,虽然只是幻觉。”雷德边说着,边向帕洛斯的方向靠过去,被帕洛斯躲开了,“诶连幻觉都不能抱一下吗...”雷德看起来有些失落地重新坐好,但仍然面对着帕洛斯,话也没有停,“...其实这几天我想了想,你不是我一开始认为的没有值得喜欢的地方...不要踹我的椅子!只是这种发展和恋爱小说里太不一样了,我开始是接受不了的。哦不过现在还是挺喜欢你的,就是你看样子是不喜欢我的。诶还有我以后不会再来酒吧了,我觉得说了就行了,虽然你不知道。”雷德自顾自地说完,身子一歪就靠在了帕洛斯身上,似乎又睡着了。幸好帕洛斯真的不是他的幻觉,不然雷德肯定就摔地上了。

帕洛斯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雷德,把他扶起来在桌上趴好,伸手掏出他的钱包并招呼服务员过来结账。

之后帕洛斯艰难地扶着比他高的雷德离开酒吧,路上又想起了那天晚上雷德也是这样靠在自己身上的情景,帕洛斯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再继续回忆。回到宿舍楼下,他给楼上的佩利打了个电话,然后才一起把雷德拖上了楼,不顾紫堂幻惊奇的目光将他扔在他自己的宿舍里。

下午四点半雷德才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在宿舍里,而且紫堂幻一直在关心自己。

“诶,终于醒了啊。”紫堂幻放下手里的书,笑着对雷德说,“不难受吧?要不要喝点水?听帕洛斯说你在酒吧里喝醉了,幸好他把你给接回来了。”

雷德捕捉到的重点是“帕洛斯”和“他把你给接回来了”,这两点说明自己当时看见的帕洛斯不是幻觉,自己说的话他肯定也都听到了。雷德顿时感觉整个人又不好了。

帕洛斯和佩利一起回到宿舍时,发现卡米尔也在宿舍里。

卡米尔刚准备问,帕洛斯刚准备敷衍,佩利就抢先一步开始抱怨:“这个家伙叫我下去,就是为了让老子帮他抬雷德上楼,那家伙身上一股酒味还特沉!”

“......”卡米尔选择沉默。

“卡米尔是你误会了,只是因为...”帕洛斯刚准备解释,就被卡米尔打断了:“帕洛斯,我知道这种事情你不会承认,但是对于我们,你可以不需要遮掩的,刻意隐藏自己的感情,对双方都不好。”

“这都是误会,我怎么可能对那个傻子有感情呢,即使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确实有点出乎意料,但我至少从没有因为想他晚上失眠,或者其他什么的。”

然而当晚帕洛斯失眠了,第二天卡米尔就看到了他的黑眼圈。

雷德中午吃完饭后照常到嘉德罗斯的宿舍打扫卫生,而这次宿舍里只有嘉德罗斯一个人在。

嘉德罗斯发现昨天去找了帕洛斯之后,雷德明显正常多了。抱着好奇的心理,他问雷德:“能不能告诉我,你和帕洛斯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诶这个...虽然是老大您,但我也不好讲。”雷德听到之后愣了一下,继续打扫卫生,“我觉得我开始喜欢他了,他也知道了,但是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毕竟这些事开始的时候还是十分荒唐的。”

嘉德罗斯沉默了一会儿,觉得为了自己下属的幸福考虑,还是应该给点建议。按雷德的说法他应该已经表白了,那么不问对方的意见简直就是浪费了这次机会。

“雷德,我认为你应该去问一问帕洛斯。这些事开始时对你而言也是荒唐的,但现在不一样了。”

帕洛斯坐在宿舍楼前的台阶上,拿着一包薯条吃着。昨天晚上他躺下之后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雷德以及前几天的事,基本上算是没有睡,现在都有些困了。

突然他看到自己前方的地上出现了一个影子,然后影子的主人坐在了他身边的地上。是雷德。

除了帕洛斯本人、雷德本人、卡米尔和嘉德罗斯外,其他认识帕洛斯和雷德的人都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俩能凑成一对,而前几天又为什么是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

过了几个星期,学校里又举行了一次晚会。虽然晚会的主题和上一次不同,但是仍然有提供酒水。

“你少喝一点儿吧,要是又喝晕了就没意思了~”帕洛斯笑着对正准备倒酒的雷德说。

“帕洛斯,我们就先走一步了,晚上会记得给你和雷德请假的。”卡米尔用手扶着帽子,拎着一袋甜点说。

·END·

#我写的可能有点乱...感谢观看v
#占tag歉。

#cp嘉帕,注意避雷
#人类嘉,吸血鬼帕
#严重ooc慎入
#文笔不好
#现代
#没有标题(

·

帕洛斯讨厌这样的天气。

南方小城的秋天并没有太冷,但在这一场连续几天的阴雨过后,气温骤降。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已经过去了。

和北方的冷不同,南方的冷据说是魔法攻击。

也许是身为吸血鬼,本身体温就比较低。而自己租来的廉价房子里,并没有任何取暖的电器。

即使一整天都窝在家里,盖着厚厚的毯子,还是没由来地觉得冷。

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里的手机,刷着很久没有加载出新动态的社交软件。面前的茶几上是黑屏已久的笔记本电脑。

已经到了平常人家吃晚饭的时间了,但是桌上只有一份中午点来,早已凉透并且只剩下一点儿的外卖。

周围一片区域的外卖快餐几乎都吃过很多次,并不是很难吃,只是人类的食物对于帕洛斯来说味道大都略差。

从沙发上爬起身走到桌前,准备将就剩下的这点外卖当晚餐。随手打开一边的灯开关,并不温暖的白色灯光洒在外卖金色的盒子上。

今天好像是...星期二了。很久没有看过日历,对时间的概念居然有些模糊。

想起上周有一个人说过,邀请自己今晚去吃饭。

六点,应该不迟吧。

翻出那张塞在衣服口袋里的纸条,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大衣套上,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找去。

天并未全黑,只是阴沉沉的蓝色。道路上还残留着昨夜大雨留下的积水,被飞驶而过的车压得四处飞溅。

这一片都是很高的楼,风的方向被迫改变而聚集一处,寒风穿堂而过。

帕洛斯拉紧大衣,匆匆穿过下班归来的人流。

来到餐厅远远地便看到了那抹熟悉的金色,不过周围并没有其他认识的人。

“终于来了?”嘉德罗斯正半倚在餐厅的长沙发上,“正准备给你打电话。”

“嗯,路上稍微出了些事哦。”帕洛斯侧身坐上嘉德罗斯对面的椅子,脸上挂着难得有些真实的愉快笑容,“怎么,没有请其他人吗?你身边的那两个跟班呢?”

“啧,请你吃饭还问这么多?”嘉德罗斯看着对面的人即使坐在有着充足暖气的餐厅还是把手插在大衣的兜里,摘下围巾起身给对方套上,“...你不记得吗?”

“记得什么?”帕洛斯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金色的围巾还残留着嘉德罗斯的温度,“...难不成今天到了截稿日?”

“截稿日我还有心情请你吃饭?早就催稿到累死了。”嘉德罗斯边说着边招手示意点单,另一只手从桌下拎出一个蛋糕盒子,“...渣渣,生日快乐。”

“哎呀,看来真是我忙忘了呢。”帕洛斯想了想今天的日期,的确是31号,“谢了,不过生日祝福都不肯改口啊。”

嘉德罗斯没有回话,拿着菜单指指点点地点菜。

帕洛斯拉过蛋糕盒子瞅了瞅,蛋糕不足六寸,却很精致。涂满了奶油的蛋糕上缀着几片水果和几根巧克力饼干棒,还用巧克力酱写了“生日快乐,帕洛斯”。

可惜自己和嘉德罗斯都不是喜欢甜食的人。帕洛斯把盒子推到一边,正好嘉德罗斯推过菜单。

两人点完菜后都安静了下来,嘉德罗斯拿出一本杂志看了起来,帕洛斯则看着窗外。深蓝色的夜空显得有些死气沉沉的寒冷压抑,帕洛斯把手放在了金黄色的围巾上。

不久菜就上齐了。帕洛斯叉着一个炸鱿鱼圈吃着,嘉德罗斯喝着加了很多冰的可乐切开面前的披萨,用铲子铲了一块放到帕洛斯的盘子里。

“啊,谢了。”帕洛斯咽下嘴里的鱿鱼圈,用叉子叉起披萨的一角。

没有多久,一整个披萨和其他的小吃就被两人消灭完了。嘉德罗斯指了指蛋糕:“要吃吗?”

“不了,你能不能坐到我这边来?”帕洛斯摇了摇手,向着座位靠窗边挪了一点。

嘉德罗斯当然知道他要做什么。他站起来走到对面坐下,用手撩开颈边的碎发,把白皙的皮肤露出。

帕洛斯贴了过去,属于吸血鬼的尖牙在嘉德罗斯的颈部蹭了蹭,下一秒便划破皮肤,引起一阵轻微的刺痛。嘉德罗斯伸手拿过放在桌子对面的可乐喝,也稍稍挡住了帕洛斯的动作。

在旁人看来,帕洛斯就像只是靠在嘉德罗斯的肩膀上休息一样。

温热的血液涌进口腔,对于吸血鬼来说,比任何人类的佳肴还要美味。不过帕洛斯并没有多久便松口,毕竟把对方弄得贫血没什么好处。

“嘿,今晚借个地方住好不好?我那里每晚都像是住在冰箱。”帕洛斯温暖的气息,带着轻微的血腥味吐在嘉德罗斯耳边,柔软的白发蹭过嘉德罗斯的脸侧。

“可以,不过补偿你应该知道的。”嘉德罗斯伸手捋捋帕洛斯的辫子,另一只手在空中挥了挥,示意服务员过来结账。

漆黑的夜空没有任何星星,月亮残缺不全。也许此时在一二线城市里,正是人们夜生活开始的时间,各色行人穿行在街道上。但是在这座小城,许多人早已回家,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陪家人看电视聊天,街上自然是空旷一片。

路灯明晃晃的,拉长并肩行走的两人的影子。金色的围巾此时被嘉德罗斯和帕洛斯一起围在脖子上,拉拉扯扯让两人一直紧紧挨着。

因为嘉德罗斯家离得并不远,所以是走路回去。河畔这一段路吹来的风总是冷得刺骨,嘉德罗斯也感觉到了冷。他的衣服上并没有兜,于是他把手伸进了帕洛斯大衣的兜里。

“不会吧,手比我还凉啊。”帕洛斯感觉到了嘉德罗斯的手,第一次这么冰冰凉凉的,于是他试图抓住那只手,但是被对方挣开了。

嘉德罗斯不习惯那种被人照顾的感觉,即使有时是真的需要。

钥匙在门上转了三圈才打开锁,雷德和蒙特祖玛还没有回家。

嘉德罗斯在墙边摸索着打开灯,暖黄色的灯光洒满客厅。似乎因为嘉德罗斯一直开着地暖,屋内很暖和。他找了一双棉拖鞋扔给帕洛斯,自己也换了鞋走进客厅。

帕洛斯把一路拎着的蛋糕放在茶几上,打开盒子,没有动那块蛋糕,只是拿起上面的饼干棒,咬在嘴里,然后走到嘉德罗斯身边。

嘉德罗斯会意地咬上另一端,然后推着帕洛斯坐到了沙发上。

很快那截不长的饼干被吃完,两人的唇贴在了一起,唇齿交错间不知是划破了谁的嘴唇,血淡淡的咸充满口腔。

嘉德罗斯掠夺着对方口中的空气,直到帕洛斯觉得自己即将窒息才松开了嘴。有那么一瞬帕洛斯以为自己会缺氧而死。

帕洛斯因为刚刚短暂的缺氧头昏昏沉沉,身体也向着沙发靠去,一条银丝拉开在两人中间。

·

#感谢观看v欢迎建议
#恭喜凹凸又多了一位成年人(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没有标题
#cp嘉帕请注意避雷
#严重ooc歉
#剧情迷且没意义...很短
#谨慎观看
#限定首尾写的
#大概是校园

·
“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帕洛斯看着对方的一双金瞳,觉得自己今天可能倒霉透了。

早上来学校时就被鬼天盟的一群人拦住,那些人虽然都清一色地戴着面具,但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们估计是自己以前坑骗过的人,这次借着鬼天盟集体来报复了。鬼天盟是校内一个巨型的社团,成员有一百多人,据说是打着共同学习共同进步的名号,做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那群人的实力都很一般,甚至有几个只是来打酱油的,但是仗着人数优势还是拖了自己好一会儿。而且虽然当时简单地包扎了一下,现在手臂上的伤口还是隐隐作痛,血透过绷带把白色的校服染红了一点儿。

于是第一节课下课,帕洛斯便去了医务室。以往路过多次都看见的,总是呆在医务室里无所事事的校医今天却恰好不在,医务室的门也是紧锁着。抱着反正这么一个小伤拖一会儿也死不了的心态回到班里,看到了嘉德罗斯站在自己的座位边上。

漫不经心地走了过去准备回到座位上,却立即被对方经常拿着的那根大罗神通棍拦住。然后便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这个问题让帕洛斯感觉有些不明所以。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似乎并没有招惹过这位一直霸占年级第一的,传闻是特招进来的天才跳级生。而且嘉德罗斯和鬼天盟的关系并不好。

“啊啊,抱歉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帕洛斯挂上一如既往的笑容,侧身抬脚准备离开。嘉德罗斯伸手抓住帕洛斯的手臂,手指正好按在了伤口上。

真疼。帕洛斯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微微皱起眉头。接着他便被嘉德罗斯拉了回去。

“啧,渣渣你果然是受伤了。”嘉德罗斯收回手。因为刚刚用力并不小的缘故,手上还沾有一点点血迹,“都不知道好好包扎一下,血都渗出来了。”

不顾已经响起的上课铃,嘉德罗斯抓着帕洛斯的另一只手风风火火走出了教室。

直到到了医务室的门口,除了几个赶去上课的老师好奇地看看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什么事。帕洛斯发现嘉德罗斯的手劲意外的大,自己一路上都没有挣脱。

嘉德罗斯一脚踹开医务室的门,拉着帕洛斯让他坐在医务室里的沙发上,自己到医务室的柜子里翻找了一通,拿出酒精、棉签和绷带。

帕洛斯也不客气,把校服的袖子挽起来,示意了一下自己的手并不方便伸到手臂外围处给伤口消毒。于是嘉德罗斯拉了把椅子放在帕洛斯面前。

嘉德罗斯的动作不算温柔,帕洛斯原本包扎的那层绷带他直接一下撕了下来。沾了酒精的棉签抵在伤口上,帕洛斯疼得皱紧眉头。最后嘉德罗斯认真缠了几圈绷带。

“渣渣就是渣渣,区区鬼天盟的人就能把你打伤。”嘉德罗斯拿着自己的棍子,转身说着向门外走去,“快点回去上课。”

“好的好的~”帕洛斯悠闲地起身,慢悠悠地在嘉德罗斯后面跟着。直到到了教室门口,才站到了嘉德罗斯身旁。

我回来了。
·

#感谢观看w
#抱歉让鬼天盟背了个锅
#占tag歉
#不清楚他们的相处模式...欢迎建议w

自娱自乐地摸点儿鱼,占tag致歉

p1私设帕洛斯性转

p2我只是想画帕洛斯的笑容v

#偏帕佩向,占tag致歉
#短小,文笔不佳
#ooc,我的
#群里骰输,逼出来的脑洞改成的文,撞梗致歉
#不会起题目,所以没标题
#有参考对的戏,侵删歉
·
    凹凸大赛的餐饮区设施齐全,连烧烤摊都有,也是可怜了裁判球踩在高高的台子上烤串。而且作为禁止打斗的区域,比起在其他地方召唤大赛餐饮系统要安全得多,所以这里常常会有许多的参赛者。餐饮区周围还有一片树林,空气质量倒也不错。
    雷狮经常会带着海盗团的成员们出去撸串,即使在参加了凹凸大赛之后也一样。虽然餐饮区禁止打斗,但其他的参赛者在看见了雷狮海盗团一行人后,都坐到了远处有意地躲避着。海盗团的成员们都各自吃着东西,没有哪个人说话,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佩利,来来吃肉~”帕洛斯从桌上拿起了一串烤肉,向着佩利递了过去。他的脸上依旧是那副人畜无害的笑容,语气却很反常,可惜佩利脑回路的弧有点儿长。
    佩利接了烤肉不假思索地吃了下去,边吃着肉才边说:“帕洛斯,你这语气我怎么听着就那么不对劲儿啊。哎哎哎你别笑了,我瘆得慌。”佩利突然浑身炸毛,打了个寒颤。
    “没什么的,”帕洛斯继续笑着,自己却没开始吃东西,“就是下了点泻药罢了。”
    “啥?!”佩利被吓到,突然站了起来,并且还带倒了椅子,“我去......帕洛斯你别吓我!你...你什么时候放的!”说完后又扶起椅子,坐在上面瞪着帕洛斯。
    帕洛斯把手伸了过去,揉了揉佩利炸起的毛:“傻狗,刚拿过来就顺手倒了一点,没看见吗?”
    佩利被人揉的再次炸毛,顿时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哪儿都不太舒服,反驳道:“说谁是狗呢!”帕洛斯并不介意地继续揉着:“乖狗,肚子还没有不舒服吗?”
    佩利愣了一下,几乎帕洛斯刚说完,肚子就传来“咕噜”一声响。“帕洛斯你...”
    “哎呀就是点儿泻药啦,还是当着你们的面放的,居然还真没有发现。”帕洛斯说着把手从佩利脑袋上拿开,“蠢狗。”
    “喂,帕洛斯,我才不蠢。”佩利匆忙地寻找着卫生间还不忘反驳一下。“都拉低全海盗团的智商啦。”帕洛斯指了指不远处的卫生间,自己拿了一根薯条来吃。
    来不及反驳,佩利便急急忙忙地向卫生间跑去。“帕洛斯到底是怎么放的啊...”还是想不明白。
    帕洛斯坐在位置上继续吃薯条,看着佩利向卫生间跑去。“真是只蠢狗呢,对吧,雷狮老大?”
    雷狮和卡米尔安静地吃着烤串和蛋糕,默契地都没有理会帕洛斯的日常耍佩利。
    等到佩利回来,看见帕洛斯就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还继续笑着叫他傻狗,这让他有些恼火。但是碍于雷狮老大,不能和帕洛斯打一架。
    “喂傻狗生什么气呢。”才过了没一会儿,帕洛斯就又一次给佩利递了烤肉,这回是两串。佩利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过去。“帕洛斯!这次你没放什么泻药吧?”佩利不放心地问,“还有老子不是狗!”
    “没放泻药,安心吃吧。”帕洛斯不在意似的吃着薯条。佩利先小心翼翼地吃了第一串烤肉,发现自己没什么事儿。
    于是佩利又一次信了帕洛斯的邪,抓着剩下那串烤肉,一大口咬了下去。
    “咳...咳咳......”佩利刚吃下去就开始咳嗽,随后便在桌上抓起一瓶啤酒就喝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才缓过来,“帕洛斯你又阴我!”
    “哎呀,我只是叫裁判球多放了点儿辣椒粉罢了。”帕洛斯笑着摸了摸佩利的头。

    裁判球此时正在撕着一包新的辣椒粉。
·
#感谢观看w
#有问题的话欢迎建议w
#餐饮区也许算是私设
#这是我的党费吧大概